武汉天堂思源殡葬礼仪有限公司多年以来,在服务中始终不忘为民众办实事、做好事,先后为众多丧户提供了不同形式的服务,在市民中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公司严格奉行改革发展的理念,坚决打破行业垄断、参与行业竞争,让消费者自主选择丧葬服务,坚持“诚信至上,服务第一”宗旨,为群众提供专业、诚信、文明的殡仪服务。通过公司的努力,民众办丧事的费用降低、服务明显改善,现为更好的为各阶层民众服务,公司特做出如下承诺:
1、提供专业化、人性化的殡葬服务,做到服务到位,收费合理;
2、武汉天堂思源殡葬礼仪服务有限公司开通24小时殡仪服务咨询热线,客户只要来电,可随时提供上门服务,解决客户疑难问题;
3、武汉天堂思源殡葬礼仪服务有限公司承诺,签订协议后,受服务对象所有丧葬费用在办事前全由本公司全部垫资,事后结算〔取灰前〕;
4、武汉天堂思源殡葬礼仪服务有限公司所提供的丧葬用品均属正品,质量得以保证,所选购的骨灰容器承诺保修十年。
 
 
全面两孩临近 我国儿科医生或紧缺30万人
日期:2015年11月25日  文章点击数:

  (记者 刘迅)1999年起,全国多家医学院校取消儿科专业。目前,全国儿科医生缺口达20万。国家“全面两孩”政策放开,这一“供需”矛盾将更加紧张,或达到30万人。

  日前,武汉市儿童医院副院长邵剑波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保守估计,湖北地区儿科医生缺口2至3万。

  “全面两孩”临近,破解儿科医生缺口何去何从?长江商报记者日前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寻找可探索的发展方向。

  

 

  武汉市儿童医院输液室里,不少家长带着宝宝打吊瓶。本报记者 傅坚 摄

  喊累的儿科医生

  连日来,武汉气温骤降,江城各大医院的“小病号”跟着猛增。说起带孩子看病的经历,不少家长有倒不完的苦水。

  “女儿咳嗽看专家号,等了两个多小时才见到医生。”12日,家住汉口航空路的王女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女儿变天后开始咳嗽,持续两天不见好转,早上到同济医院就诊,儿科人满为患,坐满带孩子看病的家长。无奈之下,她又打车带女儿到武汉市儿童医院,没想到前面还排了40个人。

  长江商报记者随机调查了30位家长,其中9成认为孩子在大医院看病“耗时耗力”,有家庭表示每次就诊至少出动3名大人,分工缴费、排队、检查,即使这样,看病也需大半天时间。

  面对家长的焦虑,儿科医生们也很无奈,他们说“已经忙得像‘陀螺’”。儿科医生状态究竟如何?13日,长江商报记者探访武汉市儿童医院,跟随该院从医30年的内分泌科主任医师陈寿康教授坐诊。

  早上8时不到,3楼诊室外已有家长排队等候。陈教授刚落座,家长们赶紧递上病历本,瞬间平铺排起半米的“长队”。上午4个小时,陈教授问诊、写病历、开检查单、解释用药等,连喝水、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儿科姜毅教授介绍,儿科医生几乎从来没有准时下班,推迟两三个小时才能看完门诊是常事。上一个半天的专家门诊,最多的时候要看100多个“小病号”。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获悉,在武汉同济医院儿科,最忙的时候,一晚急诊达200多人次,医生平均每4分钟看一个患儿,其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或需输液治疗,护士压力也非常大。在武汉市儿童医院,儿科门诊最高量一天可达5000人次以上。2014年,该院儿科门诊量达191万余人次,加上同济医院儿科、省妇幼保健院,这三家医院门诊量已占武汉市的7成。

  武汉一三甲医院儿科医生担忧,目前儿科医生本就紧缺,“全面两孩”政策放开,儿科医生紧缺问题会越发加剧。

  全国仅5所高校招儿科本科生

  儿科医生紧缺,为何不多招聘呢?面对社会的疑问,医院也很无奈。

  日前举办的长江儿科医学发展论坛”上,武汉市儿童医院副院长邵剑波透露,保守估计,湖北地区儿科医生缺口2至3万。

  “不是不招人,而是招不到人。”邵剑波坦言,不仅是湖北,全国各大医院都面临儿科医生的缺口问题。专家估算,我国儿科医生缺口达20多万。随着“两孩”政策的放开,这一“供需”矛盾将更加紧张,或将达到30万人。

  《2015年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数据显示,近5年来,我国儿科医生的总数从10.5万下降到10万。国家统计局和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的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14岁以下的儿童数量为2.2亿,儿科医师的数量为9.6万,平均每千名儿童只有0.43位儿科医师,与每千人2.06名医师的全国平均水平都相去甚远。

  1998年,教育部颁布《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儿科医学专业被以“专业划分过细,专业范围过窄”为由列入调整范围,从1999年起,大多数医学院校停止招收儿科专业,原同济医科大学儿科系停止招生。目前全国仅有重庆医科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新华医院、河南新乡医学院、山西医科大学、南华大学儿科学院等5家医学院校招收儿科专业本科生。

  “孩子不像成人,往往不能清楚表述自己的病状,业内戏称儿科是‘哑科’,给诊断带来很大难度。”武汉市儿童医院耳鼻喉科医生郝丽丽说,小儿来病急、变化快,耐受性差异大,病程长短也不同,但家长情绪焦虑,不太理解,此时易引发医患矛盾。

  一业内人士透露,从经济方面看,儿科检查项目少、用药少、费用低,医生收入比其他科室低,这让医学生不愿干儿科。该人士透露,他在同济医学院本硕连读,毕业时班上150个同学,目前仅一人正在从事儿科。

  湖北高校医院联合储备儿科人才

  “2015年全国卫生计生工作会议”上,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表示,要鼓励有条件的院校恢复本科儿科专业招生。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此前复旦大学医学院表示试点开设临床医学儿科专业方向人才的培养。该专业方向将在课程设置、临床实践等方面增加儿科的内容,让学生在课堂和临床更多地了解、体验儿科工作。

  邵剑波透露,武汉市妇女儿童医疗保健中心,将与江汉大学医学院共建“儿科临床医学院”,明年起开始招生,计划第一年招收60名本科生和部分硕、博研究生。就在去年,湖南省儿童医院与华南大学也联合设立了儿科临床医学院。“从全国看,培养高质量的儿科医生是大势所趋,复旦大学医学院儿科系也要恢复招生了。我们也呼吁国家出台政策,鼓励高校培养儿科人才,并给予学费减免等激励政策。”

  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表示,解决儿科医生匮乏的困境,需要政府层面的顶层考虑。一方面是教育恢复儿科专业,另一方面应在儿科专业毕业生的工资待遇上有所倾斜,提高专业的吸引力,并给予儿科医院更多支持。“针对儿科医院的财政投入可以大于综合的三甲医院,这是一个引导效应。”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近几年,湖北省为发展儿科也有不少“新动作”。去年,湖北省对60家妇幼保健院加挂儿童医院牌子,发展儿科。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分院已开工,将增加床位2000张,作为湖北省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该院在全国招生,培养高质量的儿科医生。下月,武汉市妇女儿童医疗保健中心的新门诊大楼将试运营,明年6月该院新内科大楼投入使用,将新增床位800至1000张。此外,该中心近两年还招收了500多位医护人员,其中约有百位儿科医生。

  “培养一名儿科医生至少需要8至9年时间,恢复儿科专业暂不能起立竿见影效果,应想办法留住人才,提高医生的积极性。”武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表示,若要改变现状,引导优秀人才进入儿科领域,在医学人才培养、医院考核评价、从业人员晋升机制等各方面,都要有所倾斜。

  也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应大力发展社区儿科,鼓励儿童医院、妇幼保健院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协作,建立儿童疾病防治联合体,分流患儿就医。家长也应转变就医习惯和观念,儿童常见病、多发病就近治疗。

责编:王玉涛

武汉天堂思源殡葬礼仪有限公司,最专业的武汉公墓信息,武汉殡葬礼仪,武汉公墓,武汉陵园,武汉殡葬一条龙服务。即刻登录:www.yusunshan.com
上一篇:汉口将开通循环线557路 光谷调整公交787路 下一篇:拆迁户骗取还建房 改大儿子年龄虚构儿媳终获刑
 
 
 
   
   
   
   
 

·武汉万福净土陵园

 
   
   
   
   
   
   
   
   
   
 
 
 
 

联系人:胡经理 咨询热线电话:4008-345-808 电话:027-84698621 手机:18971133008 QQ:104624510

武汉天堂思源殡葬礼仪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建设—军成科技 蜀ICP备11003044号 百度地图 网站地图

千子星空陵园 | 万福净土陵园 | 九峰花园陵园 | 流芳陵园 | 九龙宫陵园 | 玉笋山陵园